呂祖說三世因果經

孚佑帝君自序

  聖賢君子、善人學士、得以傳于後世者,殷殷至意:愆尤必晰,惡念悉化,遂純純然進于無垢之域!

臣自唐朝,隱居終南山六年,遞相洗滌,神自邈然。介介不茍,願以亂轉為治,得與斯世共登于仁壽,厚望已矣,敢留賢達之名以致庸夫俗子貽誚于來茲?第諸生求序《三世因果說》,遂為說曰:

天之生人也,因材而篤,非“栽者培而傾者覆”也。蓋由人之自取耳:惡由自召,善由 身積。人人各勉于自新,勿得怠惰自安。有勉之者,吾將收入于門下;安之者,吾將擯斥于晱~。人倘將私心惡念鴆然自廢,久久自獲吉慶。彼成仙、成佛、成聖、 成賢,無非自片念中化來,從方寸內養出。惡人宜改,善士宜勵。得修仙者在此善,得成佛者在此善,得學聖者在此善,得希賢者在此善,得欲修來世者亦在此善。  

善,善,善,不得自玩;惡,惡,惡,焉能茍安?有志者:勉之,勉之!是為序。

          壬寅年書于記記壇。

逐日閱覽者,吾定護佑于天府。望眾人如此其切,如此其殷也夫!

              回道人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原 序

從來天之生物也,每因材而篤。栽者培,傾者覆。天非有私意于其間,亦任人之自為榮枯耳。故修德則日進于高明;作慝則日流於污下,甚至偃蹇終身。呼天號泣而莫知其由者,曷可勝道哉?

昔只園氏憫念眾生沉迷,作《因果經》以教世,蓋欲人人回頭,鹹登彼岸,種此善因,皆成正果。即吾儒所謂“賢達者流”也。奈世人不察,自甘墮落,深投苦海,迨至仰首望救,呼籲無門,不亦晚乎?

又或目為老生常談,謂:“世間豈有因果之事?”吁!彼亦曾將世間人如某某者因何富貴、某某者因何貧賤、某某者因何受福、某某者因何受苦,一一推論而比詰歟?

昔人云: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”。三歲孩兒都曉得,八十老人行不得!此因果之說,所為急宜講也。

予適降遊錦堙A聞諸生互相砥礪,常以“功過格”自考,此真修身之要,進德之基,亦 造福立命之原也。一日,諸生鹹以《純陽因果說》一冊來壇請序于予,披覽之餘,覺言可為經,語皆足法,說世間事,悉透徹無遺。既淺顯堪聽,復精確不磨。每說 一因,覺老嫗可解,稚子皆知。真不啻暮鼓晨鐘,發人深省也已。  

此書一齣,將見人人種此善因,人人獲此善果;人人戒此惡因,人人遠此惡果也。予能不厚望之哉?為論諸生,急宜付梓,以醒斯世,其為功也溥矣。

九天開化七曲文昌梓潼帝君桂香閣左班掌案書仙 紅那 居士序。

         時嘉慶己卯歲 四月八日 鸞書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三世因果說

世間難得是人身,位列三才具五行。

為聖為賢須在己,成仙成佛總由人。

存心不可欺天地,舉念還當畏鬼神。

急急修來毋自怠,輪迴六道嘆沉淪。

話說東海有一島,曰蓬萊。其中瓊樓玉闕,瑤草琪花,迥 非人間所有,乃神仙所居之地。內有一神仙乃太微仙君純陽祖師,姓呂名岩,字洞賓,道號純陽。本唐時禮部侍郎呂渭相國之孫。鹹通中舉孝廉,嘗應進士遊長安, 值黃巢亂,隱居終南山,後遇鐘離祖師授以度世法,丹成跨鶴上升引見玉帝,敕封:“玉清內相金闕選仙警化孚佑帝君興行妙道天尊”。為諸仙首領,委行飛鸞顯化 人間,救度眾生,指示群迷。凡夙世積有善根者俱準收錄門下。

一日,眾弟子等虔設法筵,禮請祖師降壇,叩問前生今世一切因果。祖師喻曰:

《玄天上帝金科玉律》有雲:‘欲知前世因果,今生受 者之身;欲知後世因果,今生作者之心。'四語已盡。又佛說:‘一切福田,不離方寸'。可見轉移造化,只在人之一心耳。成仙成佛是此心,為聖為賢是此心,披 毛戴角亦是此心。世間愚夫愚婦,不識前世因果,迷卻本性,以致墮入劫中,深為可憫。吾茲大發慈悲,廣為演說,詞雖俚淺,義輒通曉。亦以點破凡塵,使知自儆 雲爾。”

於是說曰:

今人不知前世因,聽我宣說因果文。

若是前生修積好,今生受享誠非輕。

若是今生修積好,依然受享到來生。

惟願大眾齊聽得,洗滌凡根見聖心。





爾時祖師告眾曰:“今人高官顯爵,位列朝廷,上耀祖宗,下榮妻子,愚人皆以為命運所致,正不知其前世能尊孝道,故今世受享若是。蓋修積之途雖廣,終當以孝為先也。”於是說曰:

高官顯爵為何因,只為前生有孝心。

事事只求親喜悅,婉容和氣對雙親。

佳肴美味都供養,好衣華服奉親身。

早晚二時常問候,凡事稟命然後行。

親若有病在床榻,侍奉湯藥每殷勤。

親若惱怒來責備,低頭順受不高聲。

親若有意施功德,歡喜贊助積來因。

親若與人要爭訟,苦口勸解莫去行。

親若有事多憂悶,婉言安慰莫焦心。

親于兄弟有偏愛,讓財讓產不忍爭。

親于族黨欲周給,銀錢不吝半毫分。

親若有時拖了債,代還補欠甚分明。

親若行事多乖僻,從容感化勸回心。

事事順親真個孝,故爾今生作貴人。

若是今生仍盡孝,來生依舊享恩榮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凡前世有不孝者,來世受報何如?”祖師告曰:“前世不孝,即有兒孫忤逆之報,原不俟來世也。然究之轉生來世,亦仍受忤逆之報,莫能脫逃。此等前因,愚人皆未深知。”於是說曰:

兒孫忤逆為何因,只為前生少孝心。

父母教訓都不聽,惡聲厲色對雙親。

美味買來私自食,好衣付與妻子身。

親老不顧出門去,銀錢不寄半毫分。

若是雙親來責怒,敢將言語觸親心。

有等家貧身懶惰,凍餓父母好傷情。

有等供養輪流轉,多了一日便生嗔。

有等兄弟不和順,吵得父母不安寧。

有等聽信妻妾語,違背父母亂胡行。

有等外面假承順,其實視親若路人。

有等親病都不問,推言老病久呻吟。

親死喪葬都草率,何曾哀傷發真心。

前生不孝皆現報,今生仍受忤逆因。

兒孫不孝非無故,總為忘了養育恩。

你若今生能盡孝,自有兒孫孝你身。

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世人身享豪富,其前生果修何因,始能至此?”祖師告曰:“欲得大富當勤施濟。蓋種麻得麻,種豆得豆,此是定理。今人身享豪富,乃前世從施濟中來也。”於是說曰:

身享豪富為何因,只為前生肯濟人。

或將錢米施貧戶,或將被襖救窮親。

或遇婚嫁頻幫助,或遇喪葬每留心。

或施棺槨行好事,或施墳地與貧人。

或施茶飯免饑渴,或施方藥救呻吟。

或造橋梁濟人過,或修要路與人行。

或施田畝興義學,或修廟宇妥神靈。

或編善書來勸世,或平鬥斛賑鄉鄰。

或造河船濟人渡,或于夜路點明燈。

或立石碑指迷路,或借雨傘憫淋人。

時時行的是方便,種種修的是善因。

前生施了多和少,故爾今生報在身。

庫有金銀倉有粟,一生享富過光陰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世人有為善不昌者,此是何因?”祖師告曰:“為善不昌,乃是前生惡業太多,必待惡業消盡,方得發達。但愚人迷失性真,不知前世所積惡業,所以今生來世,身受貧苦,無有已時也。”於是說曰:

身受貧苦為何因,都是前生吝嗇人。

窮民哀告終不應,親朋借貸不應承。

造橋砌路與修廟,從來不肯破分文。

只圖做個自了漢,哪知積德種來因?

有的銀錢多刻剝,佃戶田租利不輕。

有的不念傭工苦,要他身上扣幾分。

有的家人拋五穀,殘飯 零米 棄埃塵。

有的盤債心險毒,利上加利過三分。

有的鬥秤用兩樣,買賣姦巧忒欺心。

有的假神來賽會,聚眾燒香斂錢文。

有的作為心不善,慣將穢食喂窮人。

有的平人一古墳,棄骸佔地罪非輕。

前生作孽天不赦,罰令今生受苦貧。

若要來生好結果,須行方便種善因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世人有累代科名,相延不絕者,此是積何因果?”祖師告曰:“此由前世不淫,故能登大魁、致顯位、榮宗祖、福子孫,書香不絕如此。如若今世有人堅守貞操,不犯淫欲,不惟現世獲福,亦且余慶及于來世矣。”於是說曰:

累代科名為何因,只為前生不犯淫。

人家有女雖妖艷,並無一念起淫心。

年紀稍長視為姊,年紀稍幼當妹身。

花顏玉貌非吾偶,恐他名節玷終身。

一恐自己損陰騭,二恐驚動天上神。

三恐報應來得快,不敢茍且犯邪淫。

有時遇著談閨閫,正言正色戒他人。

有時遇著途中女,不敢輕浮看她身。

有時遇著幹姐妹,不許來往說私情。

有時遇著表姐妹,不許相見笑盈盈。

有時遇見嬸和嫂,不許同坐並同行。

有時遇著甥女輩,端嚴守禮不交親。

有時遇著邪書畫,即時搜檢付火焚。

有時遇著淫朋友,不許同窗共結盟。

存心正直天知道,故爾今生顯科名。

大眾今且齊聽著,再表古時不淫人:

唐時有個狄仁傑,生平正直性聰明。

一夜有女來就枕,和衣不解到五更。

後來及第為宰相,子孫顯貴在朝廷。

江西有個少年士,他的姓名叫羅倫。

夜深讀書在樓上,有女來奔近他身。

羅倫將她哄回去,後來狀元第一名。

余幹有個陳醫士,曾治一人家甚貧。

夜間有婦來陪宿,聊報陳醫活命恩。

陳醫只是說不可,連聲不可到天明。

後來一子赴鄉試,名登虎榜第一名。

累代兒孫都顯貴,更留陰德到來生。

今人若是將淫戒,生生世世享科名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凡人世間有犯淫者,來世當受何報?”祖師告曰:“《陰律》雲:奸人妻者,得子孫淫佚報;奸人室女者,得絕嗣報,死後永入無間地獄,受諸苦惱,無有出期也。”於是說曰:

妻子淫亂為何因,只為前生每好淫。

身後絕嗣為何因,亦為生前犯了淫。

有等調戲良家女,壞人名節誤終身。

有等設計來哄宿,奸人婦女罪非輕。

有等路途看婦女,朝思暮想起淫心。

有等藏得春宮畫,婦女見了不禁情。

有等當場點邪戲,婦女看了照樣行。

有等愛唱妖艷曲,婦女聽了動春心。

有等污壞丫環女,逞勢強姦太忍心。

有等放蕩無行止,雞姦幼童罪不輕。

此等惡業人不曉,怒觸陰曹眾鬼神。

只待陽間惡貫滿,陰司拿去問罪名。

罰在地獄受諸苦,五百劫滿方脫生。

變騾變馬披鞍走,罪業滿後方為人。

雖然復得人身轉,為娼為優被人淫。

姦了尼僧並寡婦,罰在地獄難超生。

教他受苦八百劫,八百劫滿方脫生。

變豬變羊供宰殺,罪業滿後乃為人。

雖然復得人身轉,為瞎為啞成廢人。

亂了姨母罪尤重,盜了姑嬸罪非輕。

罰在地獄受諸苦,刀山劍樹好驚人。

受盡一千五百劫,變雞變犬失人形。

再歷一千五百劫,罪業滿後乃為人。

雖然復得人身轉,胎前產後喪殘生。

更有造作淫書賣,壞人心術罪尤深。

若有翻刻圖財利,陰府油鍋不順情。

罰在地獄受諸苦,千磨萬劫難超生。

直待陽間書滅盡,變蛇變鼠受轉輪。

諸般苦惱俱受盡,方令鬼國去投生。

臥雪餐風皮慘裂,岩居穴處獸同群。

天上三光不得見,昏昏默默度無門。

看此慘報我亦哭,世人何苦犯姦淫。

我今大發慈悲念,特說因果度眾生。

眾生若有未曾犯,刻刻提防要小心。

若是有人曾犯過,即時改悔莫因循。

速速勉行陰騭事,免得受苦到來生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凡人有兒孫賢孝者,彼前世何修至此?”祖師告曰:“兒孫賢孝,皆因前世有恩德及人故也。”於是說曰:

兒孫賢孝為何因,只為前生肯濟人。

或是憫人遭水火,或是憫人犯官刑。

或是憫人被盜賊,或是憫人染時瘟。

或是憫人被債逼,或是憫人相鬥爭。

或憫孤兒無依靠,或憫孀婦守青燈。

所見患難俱不一,心常惻惻動哀矜。

富者出錢相幫助,貧者出力解紛紜。

或是好言來勸釋,或是設法濟危傾。

或是焚券完骨肉,或是仗義保命根。

他人受過這恩德,所以來世就投生。

也有讀書勤奮志,登科及第顯親名。

也有耕田苦效力,倉箱積久應豐盈。

也有經商成大業,堆金積玉把家興。

一堂濟濟無限樂,蘭桂齊芳世世榮。

到得百年辭世後,送老歸山展墓塋。

前生待得他人好,今生故做你兒孫。

此事分明容易曉,何不早早修來因?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世有不肖兒孫,往往傾家蕩產,玷辱祖宗,貽累後人,此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此亦前世宿業,世人有莫知其所以然者。”於是說曰:

兒孫蕩產為何因,只為前生哄騙人。

借他銀錢就圖賴,不肯還他半毫分。

賒他貨物就拖欠,短人本利實虧心。

撿得銀兩不還給,害他自己把命傾。

許人銀兩多負約,令他望得好傷情。

使的假銀將他騙,令他氣死赴幽冥。

謀他房屋設奸計,入了圈套不知音。

佔他田地與詞訟,結下冤業到於今。

誘他嫖賭入迷陣,致使家業兩離分。

大鬥小秤將他賺,出輕入重不公平。

小事唆他去告狀,于中取利喪良心。

盤他利息年年重,準折田地把家傾。

圖他所有稍不遂,賣盜扳贓實害人。

萬般惡業由你做,上蒼報應不差分。

前生你既將他騙,今生討債不容情。

背地大嫖兼大賭,田房白白送與人。

討完宿債身才死,又絕你家後代根。

世人急須早看破,多積陰德莫虧心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今人壽長,前世果修何因乃至於此?”祖師告曰:“欲得長壽先須戒殺。今人壽長,蓋自前世不殺生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長壽為何因,只為前世不殺生。

雞豬鵝鴨雖異類,盡知怕死與貪生。

牛羊犬馬雖畜物,臨死悲哀不忍聞。

魚鱉蝦蟹原非補,食之未必果肥人。

不如饒他性命罷,何苦一定要殺生?

世間盡有珍饈味,燕窩海菜不計名。

縱然佳節要祭祀,水果菜蔬亦芳馨。

惟有仁人能愛物,隨時買物放它生。

更且往來路途上,低頭舉步每留心。

一切蟲蟻怕傷害,存心到處寓慈仁。

墳前祭祀燒錢紙,常用瓦盆慢慢焚。

前生積了這陰德,蒼天默佑斷非輕。

注他長壽身康健,賜他福祿及子孫。

今人若肯遵吾說,來生依舊享遐齡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今人壽短,豈盡由前世殺生之故歟?”祖師告曰:“凡人姦盜詐偽以及口頭輕薄,皆能促壽。至於殺生,尤犯天怒,罰令壽短,不足以盡其辜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壽短為何因,只為前生好殺生。

有等覆巢將物取,有等填穴把命坑。

有等殺龜熬汁用,有等打蛇實忍心。

有等網魚恣口腹,有等烹鱔極非刑。

有等割胎充美味,有等放火燒山林。

有等宰牛施苦楚,有等屠犬以營生。

種種惡業難盡說,種種惡報不差分。

與你黃金千百兩,可肯將皮割與人?

我見地獄號冤者,森羅殿上訴分明。

冥司大怒來判斷,罰令短命在今生。

更許冤魂相報復,來世為人殺他身。

自古一命還一報,陰府何曾放過人?

世間男女齊聽著,急須戒殺莫傷生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疾病顛連,終身困苦者,未知前世何因至此?”祖師告曰:“平常疾病,或有可愈,若患至積年累月,困苦不堪,皆因前世褻慢神明,宿譴所致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生疾病為何因,只為前生不敬神。

天地位前無香火,祖先堂上無爐熏。

神明誕日不齋戒,有事祈禳敢吃葷。

每逢朔望行烹宰,動輒清晨發怨聲。

每日貪眠不早起,種種邪念擾心神。

北方乃是至尊位,對著遺尿罪非輕。

家中還有司命主,晦日奏事上天庭。

家人無知犯忌諱,嬉笑哭歌兼怒聲。

龕下灰火不潔凈,何故燒香祀眾神?

夜間亂指飛星過,無端久視日月明。

對北與人常惡罵,許願無辜宰畜牲。

任意呵風並罵雨,引神作證舉誓盟。

夜起坦胸兼露體,吃煙無火向神燈。

醉酒顛狂入聖廟,偶觀塑像起邪心。

種種不敬神明怒,今生罰作受苦人。

或令手足俱癱軟,或令瘡毒爛同身。

此等皆因前世積,故爾受譴在今生。

我今一一來點破,世人改悔莫因循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生平無甚陰德,竟能諸事如意,長享康寧之福者,此人前世果修何因歟?”祖師於是說曰:

今人享福為何因,只為前生肯敬人。

遇著年老常尊敬,禮貌週旋心最真。

遇著平等惟讓齒,不敢驕傲自稱尊。

遇著破衣親與友,恭敬款待送出門。

更且度量能寬大,生平容恕多少人。

人有惡語來相犯,耐心忍受過光陰。

人以它事來苛責,並無一毫計較情。

遇有欺我罵我輩,讓他怕他不與爭。

人所難忍獨能忍,人所難平獨能平。

處世謙和惟忍讓,從無一字入公門。

天意憐他吃虧久,故令享福到今生。

家門清吉多和順,天上吉星每照臨。

上有父母身康健,下有兒孫讀與耕。

內庭每得賢妻助,外有賓朋互奉承。

栽花種竹隨所好,飲酒賦詩樂處存。

觀書玩月胸無事,走馬乘般夢不驚。

更兼身體全無病,日富日壽日康寧。

此等皆因前世積,世人何不細思尋?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無故折盡平生之福者,此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凡人所為,茍有虛誣妄謬,皆能折福,惟是一念方起,一言初出,有將一生之福折盡者,不可不戒。”於是說曰:

今生折福為何因,只為前生惡念深。

見他榮貴願他貶,見他富有起妒心。

見他醜陋將他笑,見他失誤說他昏。

見他才能將他抑,見他色美起私心。

負他貨財願他死,見他作善阻他行。

與人無故反追悔,施人有意望報恩。

外貌雖慈心刻毒,口說雖是心不仁。

交遊詭詐欺朋友,禮儀茍簡慢師尊。

些微受辱便懷忿,于求不遂咒恨生。

自知有過偏不改,自知悖理卻要行。

貪念妒念褊急念,淫心盜心殺害心。

種種惡意方才起,鬼神早已注分明。

黑業簿中陰惡滿,削盡祿壽與科名。

只因前世心不善,故令折福在今生。

世間一切由心造,可知防意如防城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今人有一生聰明,得享福慧者,其前世積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此由敬惜字紙之報也。若再積有它途功德,以之悟道成真不難矣。”於是說曰:

聰明慧悟為何因,只為前生重斯文。

聖賢言語都欽敬,仙佛經文寶若珍。

一切字紙都愛惜,諸般典籍仔細存。

茅房粉壁不書字,靴鞋堶惜ㄞd名。

碗盞器物不鐫號,板凳坐幾不題名。

錢封化後隨收拾,路途字紙撿爐焚。

遺灰不敢輕拋棄,收埋凈土每留心。

不肯與人寫騙約,不肯代人寫離婚。

或修字庫收遺紙,或編字籠送與人。

以此得重斯文報,今生儒雅又聰明。

上通天文下地理,前知古人後知今。

若再積有它功德,何難悟道竟成真?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愚癡蠢鈍者,其前世又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是即輕慢斯文,褻穢字紙之報也。”於是說曰:

愚癡蠢鈍為何因,只為前生慢斯文。

聖賢言語都譭謗,仙佛經懺敢相輕。

有時讀後隨拋棄,有時穢手亂翻經。

點火吃煙宜減壽,搓條作捻罪難名。

扇上題詩藏襪內,途中遺字委埃塵。

枕頭用書太慢褻,口嚼文稿欠聰明。

前生如此不尊重,故爾今生不識文。

要認一字認不得,要寫一字寫不能。

任爾家業誇豪富,獨如瞽者黑夜行。

此是不重斯文報,各人早早修來因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瞎眼者,前世又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此較愚癡蠢鈍之人罪業尤重,蓋前世別無它功德,所以受報最慘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生瞎眼為何因,只為前生獲罪深。

或是私作還魂紙,收買字紙再造成。

或將字紙拋入糞,污穢之罪實非輕。

或是離婚寫憑約,手印腳印驚天神。

或遇行人來問路,東西亂指誤前程。

或將瓦石堆路口,夜間跌壞眾行人。

或做人牙慣圖利,好女套來配歹人。

或是誤薦一匪類,令人被害把家傾。

或是暗夜行偷盜,菃磡_形恐嚇人。

或是欺人眼盲瞎,故將糞蟲與他ˍˍ。

如此等罪真難恕,罰令眼瞎到今生。

寄語世人須猛省,各自早早修來因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口啞不能言者,是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世人口啞,即是前生口業太重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口啞為何因,只為前生亂說人。

人有過失何關己,偏要背後詆毀人。

人有宿怨宜和解,偏要兩舌離間人。

或是笑人體相缺,或是造人一混名。

或是口出尖酸語,或是惡語犯貧親。

或是喜問人長短,或是造謗毀平人。

或是好談淫賭趣,或是拆散人婚姻。

或是戲謔諸前輩,或是冷語譏剌人。

或是開口亂賭咒,或是說謊誤他人。

或是好揚閨醜事,或是平空誣陷人。

前生口業無邊重,今生受報自非輕。

口堶n說說不出,天罰為啞豈容情?

世人言語須檢點,各宜早早修來因。

爾時眾弟子又問曰:“今人有平生無大過惡,竟至窮年潦倒,終身蹭蹬者,此前世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世人雖平生無大過惡,然由前世積孽太重,以故今世謀為不遂,所往輒窮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潦倒為何因,只為前生侮慢人。

或是前生本秀士,矜誇自己會做文。

或是前生本富戶,恃財反笑讀書貧。

或是前生本鄉宦,自矜名節不顧人。

或是前生本醫士,方脈指下不分明。

或是前生本地理,龍穴砂水認不清。

或是前生本宿學,改錯文字誤學生。

或是前生貪色慾,燈前月下肆行淫。

或是前生滋口業,隨風訕笑謔他人。

或是前生多寵妾,壓良為賤誤終身。

前生作業遭天譴,今生潦倒一無成。

有意敬人人不答,有心開口眾莫聽。

有志求名名不遂,有時謀利利不亨。

終身蹭蹬非無故,都是前生所積因。

若能悔悟行諸善,自能感格上蒼心。

爾時眾弟子等進曰:“今人有無辜受刑,死於非命者,此前世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此即前世兩家冤業,彼此轉相報復故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今生被屈為何因,只為前生害過人。

前生妄寫離婚紙,今生被杖受官刑。

前生告狀將人陷,今生受法在公庭。

前生刀筆將人殺,今生問罪受斬刑。

前生造毒將人害,今生犯罪定非輕。

前生昧己作幹證,今生受罪在衙門。

前生醉酒將人罵,今生受辱在刑廳。

前生作吏將人嚇,今生受屈死無名。

前生動手將人打,今生無故受枉刑。

前生當眾斥人過,今生受侮被人輕。

前生用藥將胎下,今生兒女結冤深。

前生索債逼人命,今生被盜攀同群。

前生嚇詐圖財寶,今生禍從天上臨。

前生移屍把人害,今生闖見躲無門。

冤冤相報無休息,兩家結冤總難分。

世人凡事須忍耐,莫結冤業到來生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凡人有暮年無子者,未知前世何因?”祖師告曰:“人至暮年無子,亦是前生惡業。茍能及時悔過遷善,尚可以挽回天心,若悠悠忽忽則無濟矣。”於是說曰:

暮年無子為何因,只為前生不認人。

同姓宗族都不顧,忘了先祖一脈根。

異姓親朋都不問,忘了禮義罔為人。

人有恩德不圖報,忘了當初厚待恩。

人有急難不知救,忘了惻隱一段情。

只曉穿衣自吃飯,只知袖手緊閉門。

前世寡情並寡義,誰肯投胎做後人。

有等前生為父母,踐踏兒女不聊生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祈求子嗣總不靈。

有等前生為家長,虐使奴婢不堪聞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終身孤獨靠何人。

有等前生為債主,刻求重利不饒人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後代香煙誰奉承。

有等前生惟好色,偷香竊玉犯邪淫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熊羆兆夢杳無因。

有等前生多置妾,年老誤她好青春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披麻帶孝望誰人。

有等前生覆巢穴,傷壞蟲鳥太不仁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墳前祭掃屬何人。

有等前生多陷惡,墮胎損子射飛禽。

冥司罰令身無後,門祚衰微少後人。

今世不曉前生業,三妻四妾枉勞神。

縱有他人來承繼,異姓亂宗不是親。

死後靈魂無依靠,淒悽切切苦飄零。

先人血食都已斬,悔不生前積善因。

今日特地來點破,速行陰騭感天庭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歷觀世人有遭末劫者,此又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世道淪降,人心不古,造惡愈多,受報愈烈。此不待來生始罹劫運,當其作業時,黑氣上衝于天,盤結不散,以致釀成惡劫。此非天心不仁,實人之自取之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人遭末劫為何因,只為前生絕善根。

不敬三寶徒造罪,不禮三光亂胡行。

對北呵風並罵雨,失意怨天與尤人。

不忠不孝兼不悌,無禮無義又無仁。

殺生害命傷天理,毆尊罵長叛人倫。

姦淫賭盜成風俗,暴虐貪殘不可聞。

鄉黨宗族時相毀,兄弟妯娌互紛爭。

能者恃才惟傲眾,富者倚勢復欺貧。

巧言妄語助人過,損人利已罪尤深。

暴殄天物真難恕,陰毒害人最可嗔。

祖宗墳墓都不顧,兒女溺死慘難雲。

種種惡業如山積,黑氣沖天結似雲。

日月薄蝕星辰變,陰陽乖戾禍成因。

惡人既多釀成劫,魔鬼巡世起亂民。

歲荒處處兵戈滿,世亂年年盜賊興。

或是全家遭水火,或是骨肉碎刀兵。

或是流離死道路,或是宛轉受瘟刑。

若要劫數從此免,須是人人發善心。

一人有善一人免,一家有善一家亨。

一方有善一方靜,天下有善天下寧。

為語世人須敬聽,各自回頭重善因。

爾時眾弟子又問曰:“天下人民甚多,善惡不一,必謂鬼 神處處巡查,日日鑒察,則為鬼神不亦勞乎?”祖師告曰:“善哉問也,凡人各有元神,著光于頭頂之上。若人有一小善則其光明,大善則其光益明;若人有一微 惡,則其光暗,大惡則其光遂滅。是以鬼神在虛空往來,視其光之明暗昏滅,即知其意念所起也。”於是說曰:

世人聽我說原因,禍福無門召自人。

善惡之報無或爽,譬如有影自隨形。

三台北斗在頭上,視人神光暗與明。

善心一動光逾亮,惡念初起光遂昏。

以此定人功與罪,絲毫報應不差分。

天曹自有三官察,地府不離五嶽巡。

依人所犯輕與重,奪其紀算不容情。

日月星辰天上照,又有三屍在人身。

每到庚申人睡後,將人罪惡奏分明。

又有灶神司命主,每到晦日上天庭。

家中老幼所為事,不敢隱瞞據實陳。

神在暗中人不見,人有善惡神早聞。

若是人心起一惡,凶神鑒察緊隨跟。

不待事為都做出,登時簿籍記分明。

善者直待功圓滿,惡者必須罪滿盈。

那時禍福方才定,報應遲早各因人。

為人只管行好事,莫問前程與後程。

切莫甘心徒造業,輪迴一到失人身。

人身豈是容易得?萬劫千生受苦辛。

從此回心須向道,各自早早修來因。

爾時眾弟子問曰:“今人有身享富厚,每尚奢華,其人來世何如?”祖師告曰:“凡人有福不可享盡,有財不可使盡,有勢不可逞盡,總要惜福,子孫方得長久。若使徒事奢華,不肯分半濟人,恐享用太盡,他日子孫必受貧賤,自己來生亦終墮落矣。”於是說曰:

來生墮落為何因,只為奢華浪使銀。

稍有餘財便妄費,分毫不肯濟貧民。

或造高堂並大廈,裝飾華彩過於人。

或好綾羅與綢緞,粗衣布服不沾身。

或厭粗茶與淡飯,珍饈羅列也歡欣。

或置花園與臺沼,回廊曲榭耀金銀。

或愛歌童並舞妓,每夜貪歡肆逞淫。

或是賄賂通關節,買求官職與科名。

或為生辰與嫁娶,賭賽豪華宴眾賓。

或喜攀高附權勢,交結官吏壓平民。

自己有福不知惜,那有餘蔭及兒孫。

何不將財自節用,稍分一半濟饑貧。

世人若肯聽吾說,免受磨折到來生。

爾時眾弟子問曰:“今人有豐衣足食,謹守本分,無所害於人,亦無所利於人,其人來世何如?”祖師告曰:“能守本分,亦是好的,但須急行方便,廣積陰功,獲福方大。若只坐擁多資,自圖安逸,乃世間無用之人,天亦不佑,子孫亦受貧矣。”於是說曰:

世人溫飽是何因,切莫吝嗇枉用心。

雖然本分循天理,也要功德及眾人。

田宅既廣毋多置,休作牛馬代兒孫。

衣食有餘便是福,休惹仇怨與親鄰。

我見世人不知足,急急忙忙苦一生。

朝遊城市貪名利,晚到夕陽憂子孫。

只望金銀高北斗,哪知福田種在心。

人有急難不知救,人有困苦不留心。

人有哀號不肯應,人有好話不願聽。

閉門只曉家中坐,飽暖只圖了一生。

此人在世真棄物,庸庸碌碌混凡塵。

雖是平生無大惡,恨無功德及貧民。

有朝福祿都享盡,無常一到命歸陰。

金銀財物帶不去,只有惡業隨其身。

那堻悼q來拷問,依然罰落到來生。

縱有良田與好屋,兒孫不久賣與人。

此是天曹賞罰案,特語大眾共知聞。

要問陰德如何種,舉念先存為眾心。

文昌帝 君曾有訓,陰騭千言句句真。

果能依此行諸善,來生福報定非輕。

爾時祖師又告曰:“世間更有一等愚夫,自言不欺人,不害人,自信無過,哪知一切善惡,皆由心造,總瞞不過天地鬼神的,若不分明指破,還只道真是自己無愧了。”於是說曰:

我為愚夫說原因,休誇自己不欺人。

人生在世多有過,休說自己未害人。

若有損人利己念,便是貪謀一等人。

若有施恩望報念,便是沽名一等人。

若有記仇懷忿念,便是褊急一等人。

若有圖奸謀宿念,便是邪淫一等人。

若有抬高市價念,便是姦巧一等人。

若有估人田產念,便是吞圖一等人。

若有助人爭訟念,便是刁唆一等人。

若有謀加租息念,便是刻毒一等人。

若有愛討便宜念,便是欺詐一等人。

若有趨炎附勢念,便是諂媚一等人。

若有嫌貧忌富念,便是刻薄一等人。

若有幸災樂禍念,便是殘忍一等人。

若有違背父母念,便是忤逆一等人。

若有輕慢師尊念,便是違叛一等人。

若有棄妻寵妾念,便是喪心一等人。

若有淩兄欺弟念,便是虧倫一等人。

若有藐視尊長念,便是犯上一等人。

若有菲薄朋友念,便是矜驕一等人。

種種惡念難盡說,陰曹簿案記分明。

世人自己捫心想,何得自誇不害人?

雖然未曾見諸事,鬼神報應不差分。

輕者疾病兼口舌,重者減壽削科名。

若要罪惡都消滅,須是回頭種善因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人有肆意為惡,不見報應者,其前世又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此有三說,一是祖父尚有餘德;一是前生善緣未盡;一是今生惡業未滿,所以報應甚遲也。”於是說曰:

為惡不報又何因,都為前生有善根。

或是救世陰功大,或是濟人德澤深。

或是祖父多餘慶,故能庇蔭及後人。

或是今生惡未滿,故爾僥倖不犯刑。

暴戾縱橫為不善,如魚脫網得逃生。

上天不忍遽加罪,念他有功於世人。

若是翻然能改悔,還留福澤在終身。

若是作惡終不改,上幹天怒罪非輕。

一切善緣都消盡,那時報應不饒人。

報應早的災立降,報應遲的禍不輕。

天網恢恢疏不漏,今古何曾放過人?

穹蒼註定豈有錯,時日到了自分明。

爾時眾弟子問曰:“今人皆言命茍淺薄,相或寒苦終難發達,但不知可以移否?”祖師告曰:“善哉問也,古人云:命由心造,相隨心轉,豈有不可改移之理?但要真心積德耳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命薄為何因,只為作孽在前生。

命薄自然相亦薄,五行缺陷不如人。

有的命相犯夭折,有的命相犯孤貧。

只要真心勤積善,上蒼保祐總非輕。

我今一一來宣說,爾等大眾靜聽聞。

古有命相隨心改,此事流傳到於今。

唐時裴度本寒士,縱紋入口犯死刑。

一日香山還寶帶,後為宰相享遐齡。

又有宋郊曾遇相,說他只得小功名。

一日階前雨水漲,看見穴蟻走不贏。

戲編竹橋把它渡,眾蟻得渡遂逃生。

後來入試文章好,高中狀元第一名。

又有席匡應餓死,蛇入口相憂在心。

遇人談說閨閣事,勃然作色戒他人。

迄後逾年身無恙,官至臺輔享殊榮。

又有了凡袁學士,命該無子壽五旬。

只因勉行功過格,遂登進士顯文名。

後生一子亦進士,暮年享壽越精神。

又有一人閩士某,試後榜發竟無名。

有人說他相寒苦,勸他積德挽天心。

於是訓蒙勤課讀,德行文章並諄諄。

或引古人忠孝事,或示色戒報應文。

後來丰神都變換,果然及第冠群英。

看來只要心田好,命相雖薄未足憑。

以上都獲現世福,何必推問到來生?

爾時眾弟子問曰:“今人有生而貧賤不克享祖業者,亦有生而富貴,忽至書香不振者,此何因歟?”祖師告曰:“此等前因難以備舉,總由祖父德薄,故至子孫受苦耳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不知前世因,悲傷寥落困風塵。

生來貧賤雖由命,亦緣祖父少善根。

祖父暗用傷人箭,兒孫哪得不孤貧?

祖父慣使機關巧,兒孫安望再享榮 ?

祖父屢行刻薄事,兒孫累世不能興。

祖父好傳是非口,兒孫潦倒一無成。

祖父享盡榮華福,兒孫落魄困終身。

祖父驕淫多過惡,兒孫挫折豈堪矜?

祖父殘暴無仁義,兒孫叛逆惹非刑。

祖父庸碌少修積,兒孫頹惰不如人。

祖父貪財惟利己,兒孫賭蕩罔心疼。

祖父輕師常慢道,兒孫魯鈍少聰明。

富貴百年難保守,無常一到家業傾。

為語世人須省悟,莫遺禍殃與後人。

任爾算計百般巧,誰知報應在兒孫。

爾時祖師告諸眾曰:“今世人不倖生于窮困之家,食不充饑,衣不蔽體,仰無以事,俯無以畜,艱難窘迫,殊可憐矣。子有四香戒,可以種德,亦可以造福,但願有志者能體認奉行耳。”於是說曰:

今人未修前世因,投胎入舍遽遭貧。

窮愁抑鬱志不展,恰如身困鐵圍城。

莫嗟時命終難遂,莫恨風水不如人。

但能常奉四香戒,可以種德在今生。

一要手香財不亂,二要體香不犯淫。

三要口香不誑語,四要心香不嫉人。

再于處世加忍字,無論高下總讓人。

身窮只合依本分,隨時方便勉力行。

要為忠孝奇男子,休作頹唐沒志人。

祖宗無福我自積,祖宗無德我自勤。

眼界須同天地闊,心田留與子孫耕。

存此胸懷福方大,具斯學問氣自平。

若只徒靠前人福,便是尋常齷齪人。

貧而無怨能自勉,自然福祿慶駢臻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世人每遇神聖誕日,賽會演戲, 聚眾斂錢,日事浮華,盡皆消散,又有賞花唱曲,擲骰鬥牌賭博等類,其人來世當受何報?”祖師告曰:“世人所湊銀錢,皆從辛苦節儉來的,正好留下做諸利人利 物等事,奈何市井利徒不是肥己,即是虛浮,大眾銀錢耗散,全無實在利益。此等罪孽,最幹部神怒,其餘賞花唱曲等類,罪亦相同,試看那為首事的,果有好報 麼?”於是說曰:

世人不曉積善因,祀神賽會斂錢文。

扮演梨園諸樂部,一概虛文認作真。

不演忠孝節義事,敢點邪戲亂人心。

神聖誕日宜誠敬,豈在歡呼唱戲文?

只要衣冠齊整肅,跪陳祭禮諷經文。

眾戶銀錢豈容易?不知費盡幾辛勤。

遠近募化須商酌,修善修福利眾人。

或塑神像菄鰼m,庶令人人起敬心。

或育人材興義學,膳田膏火助成名。

或備年荒人乏食,留積錢米救饑貧。

或備冬寒霜雪冷,留買棉衣濟凍人。

或修善書與方藥,興工發刻遍傳人。

有人介首為諸善,神聖歡喜願聽聞。

凡有捐資助成美,陰功簿內具注名。

可恨演戲圖熱鬧,全無一點利益存。

借端募化神必怒,銀錢耗散罪非輕。

神明正直無私照,豈肯佑爾無義人?

更有賞花排酒宴,虛華折福誤一生。

叫得歌童來唱曲,何不珍饈奉二親?

其餘擲骰鬥牌等,無益之事太損神。

好好光陰都錯過,何不看書向善行?

至於賭博心尤險,乃是虎狼不是人。

貪謀吞噬真無厭,削除壽祿禍子孫。

我勸銀錢休浪費,留積陰功與後人。

若能早把心腸換,神明斷不負汝身。

今生作福來生受,古語相傳確是真。

爾時眾弟子等問曰:“今世人,家貧無力者甚多,必如何行善,方獲福報?”祖師告曰:“善途甚廣,無論貧富,俱可行之,蓋富者以財,貧者以筆、以口、以力,只要發心真切,不邀名、不避怨,行之既久,自有不測效驗矣。”於是說曰:

今勸世人積善因,莫推無力怨家貧。

福報路途原甚廣,家貧只要此心真。

士農工商俱可積,漁樵牧笠盡能行。

車夫轎夫俱當勉,婦女兒童亦可能。

傭工乞丐都宜學,不分老少要純心。

我今現身來說法,廣開善路渡眾人。

久久行之無懈怠,今生獲福又來生。

筆下如何積善因,此事全在讀書人。

或編濟世書一卷,募眾刊刻告神明。

或取良方抄數本,到處流傳救病人。

或錄古今報應事,維持風化正人心。

或表他人一隱德,作文宣與眾知聞。

或遇人有爭訟事,寫書和解息紛紜。

或遇他人多口過,下筆叮嚀作戒銘。

或將濟人利物事,寫書婉勸有錢人。

或將聖賢經傳上,闡明註釋每留神。

或見文體有訛謬,詳加訂正莫誤人。

或訓生徒傳聖學,嚴立條規照例行。

或著格言醒世俗,使人觸目倍驚心。

或遇他人有冤枉,情詞懇切代伸明。

或為風俗嫌生女,著成戒溺一篇文。

自古儒生責任大,助天闡教要殷勤。

果能一心行普渡,兒孫代代作公卿。

醫生救世是良因,望聞問切術粗精。

第一察脈要詳細,第二配藥有君臣。

到處開方療疾病,隨時施藥寓慈仁。

不論貧富請皆往,半積陰功半養身。

口內如何積善因,只為方便在他人。

或勸富人行施濟,出財糶米救饑貧。

或見少年多浪費,與言祖父甚艱辛。

或見豪貴時感化,救貧濟苦語殷勤。

或見男子多戀色,勸他節欲免傷身。

或見婦女愛遊玩,勸勿獨行惹禍臨。

或見倫常多乖舛,勸他和睦一家親。

或見文士品學好,勸人舉薦免沉淪。

或見他人心不善,常言果報醒迷魂。

或見婚姻喪葬事,勸人儉樸莫奢淫。

或見他人談過惡,勸勿出口敗聲名。

或見他人好嫖賭,良言幾句勸回心。

或見他人食牛犬,每將報應說分明。

或見他人失產業,勸他耐守且安貧。

或見他人賤谷米,與言農夫甚艱辛。

或見遊手好閒者,勸尋一藝好營生。

或見他人多忿恨,勸令和順過光陰。

或見他人多憂悶,隨時寬解莫焦心。

一切陰功都在口,圓轉如環妙在人。

久久行之毋自怠,自然善果易圓成。

力上如何積善因,只要真心肯濟人。

見有善事頻幫助,每逢善會肯操心。

或約眾人施茶粥,或邀富戶濟饑貧。

或替他人施衣襖,或遇水火救災臨。

或代他人肩重任,或為他人送信音。

或為好事盡心辦,或為仇怨解紛爭。

或遇投河攔路阻,或遇懸梁急解繩。

或能保全婦女節,或暗設法救溺嬰。

或扶瞽者將橋過,或于深夜送人行。

或見屠宰勞力救,或見患難挺身行。

或人出財己出力,後來福報自平分。

一切陰功全在力,替人方便盡己心。

寒素之家宜學此,豈必錢財乃濟人?

只怕人心多懶惰,半途錯過此一生。

爾時祖師告諸眾曰:“吾見今人弟兄不和者極多,其始或 聽妻子言語,其後則觸父母惱怒,推原其故,皆由財利起見,甚而爭鬥者有之,結訟者有之,終身仇怨各不相顧者有之,直到天怒降罰,彼此同歸於盡而後已。蓋骨 肉構難,同室操戈,天必兩棄,從無獨全之理也。世人何不戒哉?”於是說曰:

今世弟兄前世因,都是同胞共體人。

記得幼時相友愛,在家無刻不隨行。

到得長來都有室,忘了當初手足情。

或聽枕邊私告狀,或信旁人口是非。

或怨人多懷妒忌,或憂田少把家分。

或想吞謀祖父業,或積私房顧己身。

遂至鬧嚷成仇人,手足之誼不相親。

有等拼命齊爭鬥,有等結訟到公庭。

有等持刀行嚇詐,有等賭咒對神明。

彼此相爭無遜讓,同室操戈最可嗔。

天怒兩家終必棄,豈肯獨全一個人?

先為逆者先自敗,後為逆者後必傾。

假如父母無遺產,又將何物去分爭?

假如父母多逋欠,又將何物去還人?

假如兄弟添幾個,豈能獨自享現成?

假如自己遭命短,豈能帶去一分文?

假如妻挈家資嫁,豈能留得半毫分?

假如生子多不肖,豈能保守百年春?

世人各自捫心想,不如忍讓篤天倫。

吃虧到底天必佑,宏恢度量福駢臻。

爭的雖然多產業,後來運蹇家必傾。

或是官非或口舌,或是喪亡或受刑。

煙消火滅一時盡,惟能讓者享榮尊。

世人急須早看破,莫教來世結冤親。

爾時祖師復告諸眾曰:“今之富人,不外鄙嗇、奢華兩 種,一是積財不散,犯造化成物之忌;一是將財浪費,受一世之窮。然此俱置弗論,獨恨其剋扣租戶、欺壓貧民,以致貧困者愈眾,仇怨者益多。倘遇荒災至,則盜 賊起而刀兵作,世界一亂,不可救矣。那時節天怒人怨,問有一家得安享自在否?”於是說曰:

今人鄙嗇為何因,只為積財遺後人。

愈積愈久貪心熾,謀算田租太不仁!

舉世奢化為何因,只圖體面遂人情。

將財耗盡姦心起,要把田租鬥斛升。

始則加租才一戶,繼則加租到處行。

相沿各省成風俗,尚嫌鬥小不遂心!

每逢歲熟秋收候,風車還要攪幾輪。

若遇年荒租短少,批銀扣盡不留情。

可憐佃戶衣食缺,致令忍氣又吞聲。

有的勤苦家益困,有的借貸身受貧。

有的搬移遭困迫,有的骨肉兩離分。

若非富人行刻剝,何至佃戶如此情!

傷哉農民最辛苦,空為他人把田耕。

一旦朝廷將糧免,免糧何幸遇皇恩?

誰知免的皆富戶,貧者佃租總不輕。

以致歲歉饑民眾,饑民眾矣盜賊興。

刀兵仇怨俱發作,一路殺傷不容情。

向時富戶今安在?只見余屍染血腥。

縱然仙佛來相救,救的只是積善人。

至於富民非不救,無奈他是巧惡人。

此是迴圈真道理,世人何不早回心?

我今再發慈悲念,露泄天機與眾聞。

文昌化書曾有訓:欲回劫數正人心。

從今大眾須寬厚,同登壽域享太平。

爾時祖師告諸眾曰:“吾見世人好食牛犬,以致城鄉市鎮殺之者益多,雖經地方官出示嚴禁,而私宰盜賣不知悔改。是以殺生者死無人身,其食之者亦投畜道。人奈何不知戒哉?”於是說曰:

世人聽我說原因,六畜惟牛最苦辛。

春夏秋冬無正息,四時常為主人耕。

犁耙似有千斤重,農夫鞭打用黃荊。

水深泥硬拖不動,肚中無草淚淋淋。

渴時偶飲田中水,喝聲快走不容停。

要深要淺隨人意,或東或西轉幾巡。

肥田豆莢般般有,鄉壤禾苗處處新。

碾米不辭身況瘁,拖柴還要力辛勤。

如此功勞何等大?可恨人心太不仁!

無端賣于牛屠戶,割喉破腦並剮心。

取肚抽腸真個慘,驚動陰曹地府神。

殺牛之家登鬼籙,削除祿壽不容情。

待得殺牛惡貫滿,拿至陰間受罪刑。

食牛之家均降罰,官非口舌與時瘟。

輕者連綿多疾病,重者橫死並遭刑。

有朝命盡歸陰府,冤魂對審見 閻 君。

殺牛食牛俱判罪,不容轉世得人身。

或變黃犬還宿債,或變青牛食草根。

一旦冤家都撞著,慘遭屠宰受非刑。

那時問誰來解救,何不當初發善心?

至於食犬亦當戒,念它有功於主人。

時時守夜防偷盜,刻刻巡檐不暫停。

雪夜霜天瓻_冷,風晨雨夕倍驚心。

縱然老死須埋掩,何必妄從口腹吞?

試看今生受屠者,儘是前生好味人!

莫道世間無報應,終須遲早入回輪。

水牛黃牛都宜戒,免教來世結冤深。

世人謹聽吾言語,生生世世享恩榮。

爾時祖師告諸眾曰:“吾遊觀大地,見世人皆有病,此病原非湯藥可療、針灸可治,如胸腹有蛇、膏肓有鬼,痼疾沉痾,傷生促壽,雖神醫不可愈也!吾由是憫之,為世人對症立方,按病下藥,深費苦心勸之,宜服者八藥,汝等其靜聽之。”於是說曰:

世人有病不知因,特立奇方妙若神。

惟勸世人須久服,莫負吾仙一片心。

孝味甘緩性平溫,能填骨髓固本根。

培養先天多服妙,悅人顏色並延齡;

悌味甘鹹性帶溫,能調血氣補心神。

手足不和宜久服,上能濟火下滋陰;

忠信佳者味微辛,能通肺腑壯精神。

虛人反覆宜常服,止咳消痰治失音;

仁義一團味甘溫,寬胸益氣治虛疼。

腹內毒蟲俱可化,強筋健骨又生精;

讀書味苦性微溫,能通心竅治眼昏。

腹內空虛宜早服,消除鄙氣益聰明;

教子微寒味苦辛,馨香悠久乃為真。

能去風邪除外感,四肢血脈自調勻;

積善味甘性緩溫,寬中益氣通神明。

不拘老少皆可服,延年益髓又添精;

知命味淡能定心,去躁除煩火自平。

虛熱不眠宜服此,夜夢魂魄亦安寧。

爾時祖師告諸眾曰:“以上八味,真治病之良方也,世人不可不服,故勸之。其有宜戒者,亦八味並列于後。”於是說曰:

色味雖甘毒最深,能走精氣耗元神。

損人肌肉成癆疾,服之不已定傷生;

暴味太烈熱能升,助火動氣躁難平。

若非溫緩和平濟,必至發狂損害人;

貪味似甘實苦辛,中有大毒能昏神。

令人迷惑不知返,服之必有大患生;

殺味有毒極酸辛,大傷元氣促年齡。

求補反削終何益,令人惑亂損真陰;

心術味鹹毒在陰,狀如蛇蝎善螫人。

此物中人人必死,切忌陰邪喪命根;

口業味酸又帶辛,其中有毒在聲音。

令人舌強兼口利,慎勿輕出反害人;

刀筆味辣毒尤深,能黑臟腑損肺心。

胸中有物如芒剌,謹防吐出便傷人;

爭訟味苦最傷心,既損皮肉又勞神。

令人狂忿添憂悶,服之不已性命傾。

爾時祖師告諸眾曰:“此八味者,傷人之毒藥也,世人不 可不忌,故戒之。吾見有病者,正言易厭,戲言易悅,故作本草歌括以嘻笑而出之,或有聽而易悅,能勸能戒,庶不負吾救世之苦心也。爾大眾將此諸說刊佈廣傳, 務使人人曉悟,若有能以善書傳一人者,當十善;傳十人者,當百善;傳大富貴、大豪傑者,當千善;捐資重刻,廣布無窮者,萬萬善。世人果能互相勸勉,吾必將 眾等功德,保奏天庭,則生生世世,永獲福祿無涯矣。為此特論。”